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此爱天下无双

QQ:1683185394 出售田龟源五郎SM漫画全集 部分内容博友可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3年2月25日 星期二 晴 4——13℃  

2014-02-25 16:24:39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话说去年12月2号,第一天来到万华工业园,之前几天都没睡好觉,心里确实不是很情愿来到这偏僻的,山区的工厂,但心里又有点兴奋,来这里好多帅哥啊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在几天前,(去年的11月28日),我们一起面试的几个人一起去万华医院体检,这时认识了“大嘴”阿晖,大脚阿远,还有帅气的酒吧侍者千程明,我们三个都体检合格了,而另外一个男孩于成龙不知道为什么,看起来很健康啊,怎么就没有过关呢。12月2号早上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班车来到遥远的万华工业园,都到蓬莱了,看到阿远,阿晖,心里踏实了一点,可是怎么没看到千程明这大帅哥呢,后来,我和远,晖到了办公楼建立档案,拍摄定妆照,到中午吃饭时间,才看见千程明推门而入,看到他推门进来,我突然眼前一亮。中午一起去集团的大食堂吃饭,伙食不错,下午发了各种装备,制服,训练服,护目镜,领带,棉帽,手套,雨衣,然后发了床单,被子,公寓24小时中央空调开放,有免费的洗衣房,电脑室,台球室,健身房,浴室,我宿舍的舍友是20岁的阿忠,之前和千程明就认识,他比我们早来一个星期。在之后一起住的几个月,发现他是不错的舍友,很干净,性格也不错,就是千程明时常来“打扰”我们,我们的香皂,洗衣粉,沐浴露,饭缸,一不留神就没了,非要去他们宿舍才能找回来,就这样,我们齐聚在这里,成了万华安保队的一员,整个大楼,住了差不多100个男人,除了几个正负队长30多岁,40多岁外,队员都是18到28岁,几个96年的小孩,从头到脚稚气未脱,来这里上班,觉得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后的两个星期,我们上午在楼下训练,走走方队,站站军姿,下午就在学习室看材料,据说之后还要考试。这两个星期,我们吃住都在这里,不能外出,无聊了就打扑克来打发时间,晚上电脑室才开门,每天早上起床,午饭,晚饭都要吹哨集合,完全是军事化的管理,终于到了星期天,可以外出六个小时,阿远他妈开车来接他回市里,我也搭了顺风车,被要求回去剪成平头,头发也要重新染成黑色,短短六个小时真是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日子很无聊,可是在这培训期间,基本是在玩,也有工资拿,还是很舒服的。我们来了两个星期以后,又有几个新队员来了,有小宇,大斌,还有志强,一开始他们刚来,都没有和他们说话的,后来一次集合,他们三个傻站在楼梯口,我先开口和他们说话,告诉他们怎么集合,之后我们越来越熟了,他们都是19,20岁,我们性格相当,他们和我,千程明都成为很好的朋友。很快就考试了,一些规章制度,很容易把人弄晕,考试的时候都在作弊,班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完全是真实成绩,80分过关,就俩人没过关,就是我和阿忠,我俩一个宿舍,难兄难弟,我考了78,他才62,这引起他们的“嘲笑”,他们不就是作弊过的吗,没啥了不起。而意外的,我没过关也上岗了,也许是因为差两分的缘故,而阿忠要继续备勤,等待补考。接下来就是检查内务了,被子要和当兵的一样,叠成“豆腐块”,叠被子能出一身汗,总是有一堆别的宿舍的来看你叠,挺烦人的,这里面有个老杜,家是黄务的,据说以前当了四年炮兵,可在我看来,他一身臭毛病,没有一点军人的气质,他身边有个崔郭春,感觉很嚣张的样子,可是后来,老崔下班就愿意到我宿舍和我畅谈,讲真心话,还知道他以前惹了小混混,把他开的超市都砸了,女朋友也分手了,等一些遭遇,我们之间越来越熟悉,关系也好了。说实话,他比老杜威武多了,更像个军人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到了圣诞节,元旦,这都和我们没有关系,因为在这里没有一点节日气氛,还要正常的上班,上岗以后,我的岗位是路查,只有中班和夜班,中班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,夜班是午夜十二点到早上八点,主要工作就是查车,在厂区门口排查每辆车,防止带厂区物资出厂,到了晚上就是骑自行车,巡逻,阿晖,大斌和我的工作一样,还有和我一组的阿凯,王鑫,鹏飞,而千程明和小宇在南大门里,站岗,办证。

        2014来了,大家都在跨年庆祝倒计时的时候,我们还在工作,最主要的是远离市区,一点气氛都没有。到了一月份,就可以按照上班的来了,上12天班,休息3天,盼来第一次休班的时候,心情超爽,可是3天后又要回到那个憋屈的地方,没办法,工资挺多的,坚持干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阿忠一直没有补考,一直备勤,有活就安排他,没活就在公寓楼里呆着,日子很舒服,工资还不少拿,有点嫉妒,考试没过,还比我们幸福。之前就听阿晖说,他干不了多久,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,那天中午,还有一个星期过年,他没有和领导打招呼,也没写辞职报告,就那样从侧门溜走了,还是和来的时候一样,我和阿远把他送到门口,因为千程明在上班,阿忠休班,所以只有我俩送了他,我们都觉得阿晖太冲动,这样一走,这个月的工资肯定不会发给他了,可是他就是想回家过年,来年也不想干了,所以他干了一个半月,拿了一个月的工资3000块钱,就这样离开了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,过春节了,轮到谁休息谁休息,所以大部分队员都在队里过年,那天食堂伙食免费,大家聚餐,还一起放了烟花,围在一起看了春节晚会,大年初一的早上,集团比较大的一个刘总来慰问,给我们每人发了300元红包,这也是我活了20多年,第一次没在家过年,还领了单位发的红包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阿凯一起巡逻,碰到几次大风雪,我们顶着风,再苦也坚持,因为有彼此的鼓励。阿远这个人比较内向,也就和我比较熟,他上岗以来,以为和别人谈不来,换了两次岗位,还是不行,后来也下来备勤了,可是2月8号,他却突然走了,不干了,我很意外,他说回去学车,来年找个别的活,就这样,我在这里又少了一个好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2月13号对我来说,不太一般,我真的是查车查够了,也骑够自行车了,恰巧那天早上我的自行车车链子断了,本来很上火,因为队里规定自行车坏了要自己修,我之前就因为没有自行车,总是和别人抢自行车而上火,这会终于给了我一辆新自行车,钥匙也给了我,却车链子断了,我上了一晚上夜班太累了,没管就直接上楼睡觉了,把这事和我妈在QQ上简单说了下,谁知道下午我还在睡觉,就有人敲我门,说我换岗了,去看监控了,我立刻意识到,凭我爸妈和队长的关系,肯定他们和队长说了,我本来想让队员帮忙修下自行车就好,谁知道直接换了个舒服的活,心里肯定是偷着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我换到监控室的第二天,和我一起巡逻的阿凯就开始感冒,他在路查岗快四个月了,一直在和我说要去找领导调,没想到我干了不到俩月就调了,换下来,觉得最内疚的就是不好意思面对他,可是之前我俩一起的时候,再大的雨雪他也没感冒啊,怎么我刚调岗位就感冒了呢,还去打吊瓶,打了一个星期,难道真是我刺激到他了?虽然不好意思,但我和他一起工作这俩月,他作为老队员,挺照顾我的,我去他宿舍,打开了心结,他确实感冒了,也许是被别人传染了,之后我们还像好朋友一样,见面嘻嘻哈哈。新岗位表下来了,我在监控室,他调到南大门了,可是私底下他和我说有点干够了,我还是觉得他多少因为我调到监控室有点心里不舒服。据说老队员都想来监控,不用出去巡逻,我才来了不到三个月,确实有点明显,招来了一些眼光,我不在乎,把我工作做好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因为调到监控室,我休班也打乱了,这次隔了18天才休三天,阿郎就是我调到监控室那天回到烟台的,在出租屋自己呆了一个多星期了,终于等到我休班这天,我俩要一起玩几天了,昨晚休班回来和阿郎一起吃饭,接到大斌的电话,说他不干了,我吓了一跳,不是还打算再干几个月吗,怎么这么突然,原来是检查宿舍,在他宿舍查到烟头,处理结果竟然是劝退,因为已经不止一次强调不能在宿舍抽烟了,这事我多少有些知道里面的猫腻,志强和千程明因为在宿舍抽烟打起来了,小宇也动了手,因为我和志强也很好,他和我说了这事,说要去领导那告状,让他俩都干不成,可是事情怎么会是和小宇一个宿舍的大斌被开除了呢,虽然大斌也抽烟,可是志强针对的不是他啊!事情竟然闹到这样,小宇和千程明没事,还照常上班着呢,大斌也是混幸福这一片的,说回来有空找我玩,得了,又一个好朋友不用在万华陪我了。说到小宇的臭脚,我可真是怕了,小孩看着挺帅,可就是脚臭,洗了都没用,好大味,卫生就是差,我们宿舍没什么异味,只要他来,就会带来一种味,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天晚上回去,后天又开始新一轮工作了,我也不知道我能干到哪一天,过年这段时间走了30多人了,我为了工资,还是在坚持吧,怎么说也要干到下半年工业园投产,走一步是一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郎等我去唱歌呢,写到这了。拜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